家电

"我能理解,老师!可是为什么呢?"我抓住他的手,哭了。我很少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后来听说评不到工资也会催人掉泪,也可以理解。各人的心的质地不同,所以可能受到的伤害也不同吧! 以一枝清新、我能理解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家纺 ??来源:开业工商注册??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方纪以十分敏捷的观察感受,我能理解,以一枝清新、我能理解,活泼的笔,通过描写一位美丽、聪慧、爱笑、爱玩、爱唱歌的贫农姑娘在土改中和土改后的处境及一位善做工作、善解人意的村党支部书记(兼农会主席)如何理解她、帮助她(解开她心上的疙瘩),调动了她的积极性(串连青年妇女,动员全村青年参军),实际上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值得深思、有远见的问题:土改消灭了农村的封建制度,还要不要继续消除存在于某些人们头脑中的封建残余思想,以利继续解放农村生产力?村支部书记何永是好样的,他全面关怀全村人民的心态、情绪,关心青年们的特殊要求———适当的文娱活动、恋爱、婚姻等,谆谆善诱、因势利导,解决他们的问题,结果不仅完成了预定的工作,也使人们心情舒畅、充满活力地向着更加美好的未来前进。

  方纪以十分敏捷的观察感受,我能理解,以一枝清新、我能理解,活泼的笔,通过描写一位美丽、聪慧、爱笑、爱玩、爱唱歌的贫农姑娘在土改中和土改后的处境及一位善做工作、善解人意的村党支部书记(兼农会主席)如何理解她、帮助她(解开她心上的疙瘩),调动了她的积极性(串连青年妇女,动员全村青年参军),实际上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值得深思、有远见的问题:土改消灭了农村的封建制度,还要不要继续消除存在于某些人们头脑中的封建残余思想,以利继续解放农村生产力?村支部书记何永是好样的,他全面关怀全村人民的心态、情绪,关心青年们的特殊要求———适当的文娱活动、恋爱、婚姻等,谆谆善诱、因势利导,解决他们的问题,结果不仅完成了预定的工作,也使人们心情舒畅、充满活力地向着更加美好的未来前进。

老师可是为泪,也可以理解各人很特别的女人(1)什么呢我抓很特别的女人(2)

  

很长时期,住他的手,上海是中国的文化、住他的手,出版中心。那里集中了中国最早创办的许多出版机构,报纸杂志,他们的书刊发行,辐射到全国各地;同时,当然也荟萃了全国知名的文化人———学者、作家、艺术家、报人,编辑家和出版家。中学时期,我站在书店里qq自动抢红包神器或去图书馆借阅的,几乎全是上海编辑出版的书报杂志,因而也从书本上熟识了那些中国着名作家、学者、报人及编辑家、出版家、发行人等的名字,对他们留下各种各样的印象。侯金镜、哭了我很少哭男儿有泪冯牧案。原作协党组成员,哭了我很少哭男儿有泪《文艺报》副主编侯金镜、冯牧都是革命军人出身,即使说有“严重错误”,也很难定性他们为“三反分子”,还听说造反派中有人主张将他们结合。可是为何在1968年初夏,他们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比“走资派”还罪加一等,单独监管呢?原来,他们实在看不惯对忠臣良将的重罚处置,不能不为国运党运深深担忧。这其实是当时许多人心里的共同想法,只是藏着不敢明言而已。侯金镜、冯牧有点憋不住,便在少数有来往的朋友圈里私下议论。在劳动时,侯金镜曾看着挂在墙上的毛主席像旁的林彪像对冯牧说:“这家伙真像个小丑!”侯金镜也曾说过应接受中国历史上韩信讲过的:“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教训,他早就对整彭德怀元帅等功臣有看法,“文化大革命”发动更使一大批功臣和优秀的领导干部遭殃。这是党之不幸,国之不幸。这本来是逆耳忠言,也宣泄了他对极“左”路线的不满。但是这些在极少数朋友圈里的谈论,也传到他们未成年的孩子们耳里,孩子们虽说不完全懂事,但凭直感,也是痛恨极“左”路线的狂热鼓吹者推行者林彪、“四人帮”一伙人的。孩子们天真无邪,禁不住也在小酒馆里像大人一样谈论,这遂惊动了那些监听监视的走卒鹰犬。于是将未成年的孩子捕去酷刑拷打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地将孩子绑赴刑场同被枪决的人排在一起。孩子受不住,只好如实招供。这样一来侯金镜、冯牧和一些参与议论过的有良心的作家、艺术家暴露了,被打成“现行反革命集团”。作家海默(据我所知他除了写小说、电影剧本,也是《红灯记》所据以改编的最早剧本的创造者)因拒绝招供,被活活打死,画家刘迅被投入牢房。机关里的造反派立即批斗侯金镜,因为他的议论正好戳痛极“左”派的痛处,岂非大逆不道!在401室不时传出来侯金镜受刑挨打的惨叫声。他在严刑逼供之下,还是承认了自己所说的话。当晚他饮了一瓶放在厕所里的“敌敌畏”自杀。只因那半瓶“敌敌畏”放的时间长了,毒性减弱,抢救洗胃后侯金镜才幸免一死。不过他的身心已遭严重摧损。一年后他仍戴着“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去干校劳动。他本患有高血压症,烈日下却在菜园里担着沉重的粪桶。1971年8月8日凌晨,脸色发灰的侯金镜脑溢血含冤死去,距离林彪在温都尔汗自我爆炸仅差一个多月。后来,不轻弹,“文化大革命”中,不轻弹,造反派说作协和文化部1964年、1965年的整风是假的,我心中总是纳闷:那会儿周扬他们执行毛主席和上级(包括康生等人)的指示是很认真的,对文化部和文联、作协的主要领导人从思想批判到采取组织措施(人事调动),怎么能说是假的呢?记得1965年4月某天,召集了文化部系统和文联各协会的党员,听周扬在沙滩中宣部教育楼作整风总结报告。周扬的报告从天黑开始直讲到将近午夜,听报告的人,差一点赶不上回家的电车了。这真个是废寝忘食、不舍昼夜啊!周扬在会上点名批评另三条汉子田汉、阳翰笙,还有夏衍。“田汉同志,你写《谢瑶环》,你‘为民请命’,你把我们党跟人民对立了起来。在社会主义社会里,这是反动的啊!”“翰笙同志,你在《北国江南》里,写了个瞎眼睛的共产党员;你宣传虚伪的人道主义……”“夏衍,你要‘离经叛道’……”田汉是剧协主席,阳翰笙是全国文联负责人。此外,会上被点名的还有作协负责人邵荃麟(鼓吹“写中间人物”和“现实主义深化”论,占江青后来在“纪要”中归纳的“文艺黑线”“黑八论”中之两论。邵荃麟在整风后,也被调离作协,改行去世界经济研究所当一名研究员)、写昆曲《李慧娘》的孟超、剧评家张庚等。看来,周扬对在文艺界的长期合作者和伙伴,不得不站在舞台上一一指斥他们。周扬有他的难处。他面对毛主席的批示,又面对康生、江青等人的强大压力和挑战,作为文艺界的主要负责人,他内心可能会有矛盾、痛苦。一些颇负盛名的左翼老文艺家,一个一个被推到了批判位置,他快成了孤家寡人。

  

后来,因未到伤心也会催人掉全国文联和作协的全体干部,因未到伤心也会催人掉便被“一窝端”地送去了干校。记得我们初去湖北咸宁的一个荒湖边围湖造田,那生活条件是多么艰苦!极“左”的当政者甚至卡去了我们干部的食用油。正是在这时候,李季担任我们连队管后勤的副连长。我还没听说过哪个诗人管过众人的伙食,而且干得那样认真、那样出色!李季真是拿出了全副精力,千方百计搞好这一二百人(连家属带小孩)的伙食。在艰苦的条件下,蔬菜种起来了,猪养起来了,而且还喂鸡养鸭,大面积种植油菜、芝麻……只不过一两年时间,我们连队的生活面貌完全改观了,肉类、蔬菜自给有余,油料还上缴了几千斤给国家呢。这同李季这个管后勤的连长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样,就在艰苦困难的条件下,保护了一大批干部的身体健康,使他们在往后的一些年,在“四人帮”粉碎之后,还能为人民,为文学事业做一些工作。而李季自己的身心,却在多年折磨、劳损之后,大不如前了。在夏收大忙中,有一次他晕倒在稻田里。后来,处后来听说姚锦一直等待,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李克异回北京,他们才完婚。

  

后来的事实表明,评不到工资张承志是一位执着追求理想而在学术上、评不到工资小说艺术上辛勤探索、卓有成效的作家;他是一个坚持走自己路的国土与人民派作家,他有众多的追随者。

后来是梅志,心的质地想方设法争取到胡风先生保外就医,以稍有康复的身体迎接其后的释放,平反错案,落实政策等等。此后我跟李彬、同,李天芳夫妇、同,师银笙和兰草等都有断断续续的联系。李彬和李天芳夫妇先后调西安工作。大约上世纪70年代末,李彬任陕西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来北京开会住翠明庄,我去看他,我们曾畅谈。论他的年岁,而今恐怕已从组织系统退休。李天芳是陕西省专业作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她创作的高潮期,发表、出版的小说(包括中长篇)、散文,儿童文学作品等甚多,较有影响的散文集有《山连着山》、《种一片太阳花》等,长篇则有与晓雷合着的《月亮的环形山》。她是全国着名女作家,曾任陕西省文联和西安市文联副主席。晓雷也在陕西省作协,曾主持《延河》杂志编辑工作。他以写诗为主,但也出版过小说和散文集。担任省作协副主席期间,似也主持过省作协工作。上世纪90年代我去陕西作协时,曾与两位欢叙。发表了《南泥湾来客》的师银笙,原籍虽属山西河津,却是延安地区生长起来的青年才俊之士,师范毕业后即分配至《延安报》社工作,从普通编辑、记者做起,一直做到报社总编辑,延安市委(相当于过去地委)宣传部长。银笙是个工作扎实、肯干的人,写作是个多面手,擅长写通讯报告、散文、小说。这些年,北京一家出版社出了他大部头散文选集,此外他还发表了写陕北革命英豪谢子长的长篇传记,两部写宋代着名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范仲淹和科学家沈括的长篇小说,受到读书界好评。上世纪90年代,我主持《传记文学》杂志工作期间,曾发表师银笙和兰草写的纪实作品。兰草经过实地调查写成的《两千年前中国高速公路》一文在《传记文学》刊出后,重现了从北方边地直驱关中的千里秦驰道的壮丽历史遗迹,引起中国学术界及考古人士注意。

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程造之,受到的伤他于1986年逝世。此篇小说的最大价值,害也不同仍是留给人们的思考、害也不同回味。小说主人公徐勇和他的副手方天荣的遭遇,向人们提出了好些问题。部队团机关的“政工”首脑像团政委那样的人,以及团以上领导机关的人,为什么这样不了解下情,又这样脆弱?一听见敌方广播,便着急不分青红皂白地处置下属了。而首当其冲的是刚打了胜仗,并没有什么过错的连长徐勇。只因他是那个出了事的方天荣的同事。再说对方天荣,他出事,作为更高一级的领导者,难道就没有责任吗?因为当初让他带领一部分部队走那条路线,正是他们的决策。下属(团长等人)提了不同意见,他们没接受。现在证明决策失误,为什么没有人检讨呢?再则,是相信敌人广播,还是相信自己部队的人,相信下属?在这样的领导者,好像倒了个个儿,宣称要“实事求是”,却宁愿相信敌人,赶紧处置下属,连现场事实真相都没去查,就慌忙火急地去收缴、调阅“出事人”身后的“材料”,包括行李卷。还要冤枉好人,审查处置他们眼中的可疑者徐勇。这样做的目的,并非爱惜部队的荣誉,实在是为推卸自己的责任、干系。

我能理解,从《明镜台》到《反腐败纪实》从1981年至1984年,老师可是为泪,也可以理解各人朝垠由《人民文学》小说组长而编辑部副主任、老师可是为泪,也可以理解各人编委、副主编,一个一个台阶很快地得到提升,说明领导和历届的主编是信任他的。在作协各部门领导干部“四化”进程中,他终于走上了能够更好地发挥自己编辑专长的岗位。这期间,他也入党了,虽然经过了一番波折,据说“群众意见”不少。我觉得这是一种复杂的状况,跟朝垠其人性格的耿直,书卷气,某种程度的“迂”以及某种程度的孤傲不无关系。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沧州新闻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