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投资担保

"你疯了!我会要他的心?" 文竹的目光扫过红香的面庞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艺术经典 ??来源:影响??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你疯了我  红香 第八章(4)

你疯了我  红香 第八章(4)

文竹怔了一怔,要他的心她能从红香的话里隐隐听出一层含意,要他的心她觉得红香已经认出了自己的母亲。事实上文竹也很希望红香能知晓这层关系,她很希望红香能够意识到自己现在掌握着一个事关她和鹿家之间的秘密的事实,从而有所表示。文竹的目光扫过红香的面庞,她想从她那裸露出来的半边脸上看到她内心的变化,叫她失望的是她什么变化也没看到,她看到只是红香那止若死水般的表情以及潜藏于这表情之下的平淡。于是她试探性地问:“惠妈妈还记得我母亲么?你们上次在皇家饭店吃饭的时候见过。”文竹怔了怔说:你疯了我“我什么也没干。”文竹很敏锐地意识到今天的李健康和往日有所不同,你疯了我他首先开口讲话了,并且语气中饱含着不容置疑的强硬和敌意。她看见李健康匆匆地走向卧室。她对他说:“你先把脏鞋子换了,别把卧室弄脏了。”文竹跟着李健康进到了卧室里,她看见他打开了卧室的灯,然后又劈劈啪啪地一一打开了卧室的每个柜子。

  

文竹专门挑了个周末去李家,要他的心那一天他们去百货商场买缝纫机和电视机,要他的心李健康为此找了辆小货车。从百货商场回水果街的路上文竹坐在司机楼里,李健康则坐在车厢里。司机是李健康一起长大的朋友,瘦瘦的,嘴里总是叼着一支烟。李健康叫他“大熊”。文竹走过客厅时很意外地看见公公李秉先正伏在阳台上朝外张望,你疯了我听到客厅的脚步声后李秉先猛然回过身子,你疯了我很吃惊也很古怪地看着文竹说:“你没去上班吗?”要他的心我半信半疑地说:“她现在还住在这里吗?”

  

我抱着那只纸箱走出父亲的书房,你疯了我抬头看见秋意正拂过同州城湛蓝的天空,你疯了我许多大雁顺次而过,留下长长的嘎嘎的鸣叫,高远凄楚。一阵秋风忽然袭来,吹散了纸箱中的信件,破旧发黄的纸页立即发出呼啦啦碎裂般的声音。隐隐而生的偷窥欲望让我没有立刻烧掉这些信,而是把它抱进了自己的书房。那些信封全是由土灰色牛皮纸做成的,伸手触及,呛人的灰尘就不断飞起。我幻想中的躺在嘎吱嘎吱响的竹椅上行将老去的红香死了。我悻悻地走出了水果街,要他的心心里升起一阵忧郁的雾霭。我没能看到我的父亲的秘密,要他的心也没能看到历史散射下的我的鹿氏家族的过去。

  

你疯了我我看到了这个秘密——关于父亲身世的大秘密。

我们用了整整一个礼拜时间收拾家务,要他的心旧书旧信翻弄起来颇费工夫。我对父亲说:要他的心“都扔了吧,既然你决定离开,难道还舍不得扔掉这些没用的东西么?”父亲捧着那些信一阵发呆,表情呈现出依依不舍和短暂的忧伤之容。我从没见过处于忧伤中的父亲,他的迟缓和呆滞使我第一次感觉到,父亲并不总是坚强如铁。你疯了我“我并不比那些人差。”恩正说。

要他的心“我不吃话梅。”阿财瓮声瓮气地说。你疯了我“我不打你。”家宝说。

“我不管,要他的心是你答应我的,要他的心如果你想赖账,我就去告诉福太太。”红香说完,转身回了房,把门从里面关上了。门碰在门框的时候,震得窗户上的玻璃哗哗作响。“我不换,你疯了我我什么也不换。”李健康打开了衣柜,把柜子里的所有衣服都扔到了床上,然后又很愤怒地重重地关上了柜子,柜门晃荡了几下又开了。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沧州新闻网?? sitemap